当前位置: 苏红网 > 红色观点 > 今日话题 >

“大姐大”诱拐女学生失贞是个大警示

2014-12-08  本文来源于腾讯网   订阅《红星报》 | 向苏红网投稿
云南临沧云县的女学生被性侵事件引起舆论持续关注。官方证实,21岁的许某某作为中间人诱骗了女学生与社会人士发生性关系。许某某这位“大姐大”为何能如此嚣张?

“大姐大”的威逼利诱伎俩并不特别,却对孩子们管用

  许多孩子被“大姐大”诱拐之后,忍气吞声,不敢对外说一句。许某的手段其实算不上不高明。

  

媒体报道后,云县县政府发表声明,表示案件告破

 

  媒体报道后,云县县政府发表声明,表示案件告破

  伎俩一:制造恐慌、畏惧,让孩子们服从自己

  尽管无业青年许某才21岁,却被称之为“大姐大”。曝光此事件的云南电视台记者和一个从KTV会所幸运逃出来的女孩子有这样一段对话:

  记者:“她怎么吓你们?”

  学生:“她在我们云县就是大姐大,我们怎么敢不听她的话。”

  最后,这个女孩自称被许某带去的包间里,大约坐了20名陌生男子,许某还要求陪他们喝酒。起初也有女生不情愿,但迫于对许某的惧怕,女生们最后都喝了酒。

  从中可见孩子对许某的恐惧。黑社会、大姐大、有势力……这些都是许某身上的标签。这种“大姐大”形象让人恐惧,却又管用,因为恐惧能够产生扭曲的权力。而越是单纯、越是缺乏保护的孩子,对于这样的“黑社会大姐大”就越是畏惧。前几天,北京晚报一篇名为《早恋性侵案揭开校园亚文化》的报道提到,海淀区检察院发现未成年之间的性侵案件上升厉害,而这背后是一种校园亚文化:一些女孩以认“大哥”为荣,这样就没有人敢欺负了。这样对“大哥”“大姐”们的畏惧是共通的。

  伎俩二:然后利用学生去引诱更多女生

  在校园里,同龄人之间很容易互相影响。一旦在小圈子中有人畏惧许某,这种恐惧情绪很容易传染给别的朋友,最后,许某变为一个“比魔鬼还恐怖”的符号。在畏惧情绪下,大家对于许某的所作所为只能默默忍受,而不是选择发声,因为会认为发声会很惨。还值得注意的是,在以往的许多外部人士作案的校园女生性侵案中,甚至会出现早一些被害的女生又反过来成为施害者,帮着去引诱其他女孩的现象。本案中也是这样,知情者说,“她事先收买几个学生,学生不服从她的安排就被打,她就利用学生,把人约出来,约去歌厅里边唱歌,据说是在酒里下迷药,下迷药进行迷奸。”

  

事发中学校园周围的环境(图:云南公共民生关注)

 

  事发中学校园周围的环境(图:云南公共民生关注)

之所以容易,是因为本案发生在内陆小县城这个独特的生态系统里

  类似的典型案件都呈现出同样的特点:发生在县域

  社会青年和女学生“谈恋爱”这种事情并不少见。但是,系统地、大规模地强迫、引诱女学生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今年7月,在山东泰安东平县的“社会青年强奸女学生”事件被曝光,情况与本案类似,也是社会青年威逼利诱女生们。更早一些,还有甘肃永靖县的“黑老大”孔得红长期强奸多名女学生的案件。

  不难发现,这些典型的事件都发生在县城,且是比较闭塞的县城。到底云县县城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从被害者而看:被强迫的孩子们比起大城市的同龄人更加“单纯”、怕事

  前文也提到,和“大哥”在一起,求被罩,并不是个少见的现象,好多女生都会这么做。不过,这种现象和本案的情形还是有很多差异性。显而易见,大城市的孩子们能够受到的性教育、安全教育更好,他们的父母整体的知识水平也更高,更易觉察出异样来。比起来,小县城的孩子们更怕事。

  这是因为不管是法治环境还是居民的法治意识,县城都要比大中城市差得多。由于文化教育背景的桎梏,小县城的居民们对于法治的崇尚和理解都要比大中城市逊色,从而人们更加容易迷信“人”。所以,小县城是要比大中城市封闭得多的人情社会。这样一来,风言风语的力量更显强大。人们对于所谓的“丑事”也更加忌讳,秘而不宣。此外,未成年人也是“社会性”的,会去习得、模仿大人们的处事方式,从而“恐惧”、“怕羞”让她们更不能开口。

  所以,也难怪在以上提到的三起典型案件中,都出现了“大量”、“长期”这样的标签,涉及的时间段和人数都有一定规模,而不是个别现象。

  从施害者来说:“大姐大”看起来是个典型的误入歧途的“县域青年”

  许某是个21岁的无业游民,一个“社会小混混”。当地人还爆料说,许姓女子只是中间环节,事情可能和当地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黄桥帮”有关。

  这两年,中国社会学者们提出了一个“县域青年”的概念,而尽管许某被披露的信息不多,却看上去是个典型的“县域青年”。如何讲呢?“县域青年”从小在小县城长大,家长、学校都管不到,而他们习惯游荡街头。从小缺少良好的教育和关爱,很容易误入歧途。因为在“县域青年”的成长环境中,教育等资源都比较匮乏,更有他们的父母忙于打工挣钱,关心不了他们的问题。而他们长大之后,很可能也不愿意离开熟悉的县域环境,从而“混迹街头”,拉帮结派,欺负年纪较轻的孩子。

  就环境而言:县域,特别是欠发达县域为学生提供的“安全保护”有局限

  

KTV等娱乐场所,对青少年的安全问题更应该注意

 

  KTV等娱乐场所,对青少年的安全问题更应该注意

  在本案中,许某是把孩子们拉到了KTV等娱乐场所去陪酒。据云南电视台的节目调查,上述事发的KTV一员工介绍,确实看到过许某带着学生到KTV。据其介绍,学生们都是许某强行拉进拉出的,许某此前就有这种拉学生出来的行为,且不止一次。如此明目张胆地在工作人员的目光下强迫学生,怎么没有一个人去管管事情报个警呢?

  在小县城,这些KTV也有他们的一套生存之道,没有什么保护未成年人的意识,或者说抱着“不要惹事”的心态。毕竟地方太小,还得做生意。当然,KTV只是个缩影而已,许多其它的娱乐场所也是一丘之貉。更不用谈什么治安联防、社区共同体一起爱护学生了。

这个典型的案件敲响了县域孩子们的安全问题警钟

  县域的治安环境需要特别关注,本案是典型反映

  人们往往更加关注的是大城市和农村青少年的命运,对此的报道也更多。而类似这个案子的县域青少年的故事,就感知较少了。可是,县城恰恰是城市与农村的结合体,既有“物欲横流”的一面,又有“保守封闭”的一面。前一面,让许多人蠢蠢欲动,后一面又让不少人畏惧害怕。所以,县城的治安问题并不好治理。尤其是在基层的警力远远不如大中城市,治安联防意识也比不上的情况下。并且,现阶段的县城还呈现出一个独特性来,许多农村人口去大城市打拼,但是无法在大城市买房留下来,所以很多人攒钱在县城买房,把比较年长的孩子送回县城读中学,而无法悉心照料。更谈不上觉察到孩子出问题了。

  虽然治本很难,但起码可以通过一些专项打击进行威慑,保护孩子

  

台湾的“打黑”专项行动

 

  台湾的“打黑”专项行动

  在学生安全这个问题上,不仅仅是呼吁家长加强亲职教育和责任感,鞭策学校加强对未成年人的看顾,又或者是号召社区联防可以解决的。学生的安全问题是一个县城治安问题的典型缩影。当然,未成年人更需要呵护和帮助。所以,包括云县案在内的这几起典型案件都提醒了全社会应该关注这个问题。就此组织一些专项的、针对性的行动很有必要。例如我国台湾地区,“黑帮入侵校园”也曾经是个头疼的问题,但是通过一些有力的专项打击行动,抓住了许多犯罪分子,震慑住了不法之徒。保持校园周边治安,加强巡逻,让“混混”们不敢造次,也是类似的办法。

结语

  这样一起非常恶性的性侵未成年人案件提醒社会,必须正视和关注“县域学生”们的安全问题。他们往往是大家探讨学生安全时被忽略的群体。

(责任编辑:张瑾)
关于苏红网 | 联系我们 | 商务合作 | 投稿邮箱 | 网站招聘 | 友情链接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站内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主管单位:中央苏区红色旅游联盟 © 2008—2013 苏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