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之子范阳春

2010-01-25  本文来源于   订阅《红星报》 | 向苏红网投稿
  大山之子范阳春苍莽的金丰大山,绵长百余里,横亘于闽西粤东,主体就在素有“土楼之乡”的永定县。清代道光年间出版的《永定县志》说:“地居闽粤边境,由闽入粤之要冲”。金丰大山地势险要,自古以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历史上,这里的人民经常发动起义,特别是在明朝成化13年(1477年),金丰大山的钟三、黎仲端等继著名的“白眉”起义被镇压14年后率众起义,屡败明军,震动朝廷。由此,在残酷镇压了这次起义后,明朝统治者将这一块地方从上杭县单独析出来,另置一县,起名“永定县”,寓意为“永远安定”的意思。然而,被压迫的劳动人民不会放弃振臂高呼揭竿而起的壮举。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一个金丰大山深处年轻人,通过自己的奋斗,在众多“叛逆者”中脱颖而出,最终成为新中国的开国少将,他,就是范阳春。
  1913年10月的一天,在一个名叫“古木督”小村庄,一个瘦小的婴儿呱呱坠地了。他的出世,对家徒四壁的范家来说,在增添了一丝喜悦的同时,心情更加沉重,毕竟,多一个孩子添一张吃饭的嘴。永定有一首民谣唱道:“金砂古木督,田坎高过屋,丈二田坎,尺二田腹,牵牛唔(客家方言,不能、没有的意思。)过,手耙脚碌。”田小土瘦,收成极差,地租极高——“业七佃三”,常年缺粮,这就是古木督农民生活的写照。就这样,在有一顿没一顿中,小范阳春像金丰大山里常见的桃金娘,尽管营养不良,尽管终日忙于生计,还是艰难地成长。
  在金砂,有一所著名的新式学校,叫金砂公学,由张鼎丞等创建于大革命时期。金砂公学经常宣传革命道理,组织群众学习文化知识,在永定县影响极大,被群众誉为革命学校。进步的知识青年如张鼎丞、赖文舫等以此为依托,传播马列主义,开展革命活动。范阳春在这里读了2年书,授课的是被他们一帮山里娃亲切地称为“鼎丞哥”的张鼎丞。2年的学习,给他打下了基本的国文底子,为他以后的革命生涯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转眼间,范阳春已经是13岁的小少年了。这年年底,孙中山的国民革命军从广东大埔顺利攻克永定县城,一时间,永定成为沸腾的海洋。革命传单到处张贴,许多新的名词从真假“革命者”、从永定人一张张吐着客家土语的嘴里冒出来,让小范阳春感到既新鲜又困惑。然而,这里的金丰大山还是相对平静的,毕竟,革命只发生在县城和几个较大的乡镇。
  时局风云变幻。次年5月,闽西的国民党右派和反动驻军以及地方封建势力互相勾结,在龙岩和上杭先后发动反革命政变和“清党事件”,波及到永定县。国民党永定县左派和共产党人被通缉,轰轰烈烈的工农运动遭到了残酷的镇压而陷入低潮。小范阳春看不懂了——好热闹的场景变成了人头落地,血水横流。他跑去问大山里他最信任最佩服的“鼎丞哥”。张鼎丞沉重地说:“春牯子,你还小,以后你会明白的。”
  自那以后,范阳春基本上看不到张鼎丞的影子了。他也辍学了。他回到了大山里,心也慢慢平静下来,在纸寮里磨浆造土纸,再拿到峰市墟去卖,交完租税后所剩无几。
  1928年的夏天,酷热难当。金砂的金谷寺云集着一群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农民,他们在“鼎丞哥”的带领下暴动了!接着是连续的战斗。金丰大山沸腾了!
  范阳春听了,惊喜交集。喜的是终于听到“鼎丞哥”的消息了,惊的是“鼎丞哥”竟然带头造反!接着,金砂作为一个“试点”,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分田地运动。范阳春家也分到了几块,有肥的,也有瘦的。初次品尝到革命果实,范阳春高兴极了,他想去找“鼎丞哥”,但是,因为他家的生活重担已经落在了他稚嫩的肩上,他只能在望眼欲穿中苦苦蛰伏在金丰大山里。然而,令他难堪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客嬷居然也敢取笑他,说他是金丰大山里的“山鸡”——飞不起!不过范阳春不能把她怎么样,首先这是实情,更为主要的是,她是范阳春最敬佩的“鼎丞哥”的胞妹、金丰大山里最有名气的女山歌手、人称“红色小歌仙”的张锦辉。“总有一天,我会飞起来的”,范阳春暗暗发誓,而且这个誓言就像大山里的常青藤,随着范阳春的成长,越长越高。
  不知不觉间,范阳春已经16岁了。这年的盛夏,一位身着短褂、操着湘音的瘦高个来到了邻村的牛牯扑。他被张鼎丞等人称作“杨先生”。范阳春经常去那里收竹麻。时间久了,次数多了,他和“杨先生”也就熟悉了。“杨先生”知识渊博,讲的革命道理深入浅出,范阳春觉得“杨先生”说的比他最敬佩的“鼎丞哥”和最头疼的小客嬷张锦辉说的大道理都要好,因此,范阳春怎么看也不觉得他是个普通人。用村里的老学究的话说,“决非池中之物”。在“杨先生”走后,范阳春终于知道,这个曾经给他讲过革命道理的瘦高个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毛泽东毛委员,“朱毛红军”的创始人之一。
  “哈,我是毛委员的学生了小范阳春睡梦中都在重复着这句话。他感到无比的骄傲。
  不久,令范阳春最头疼的小客嬷张锦辉为了掩护同伴撤退,不幸被捕,受尽折磨,最后在峰市惨遭杀害。噩耗传来,范阳春顿时呆若木鸡。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说没了就没了?范阳春好几天茶饭不思。没有了她的唠叨,范阳春反而不习惯了。他深深地意识到,这个红色小歌仙对他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唔怕死来唔怕生,天大事情妹承担。
  一心革命为穷人,阿妹敢去上刀山。
  打起红旗呼呼响,工农红军有力量,共产党万年坐天下,反动派总是不久长。
  穷苦工农并士兵,希望大家一条心,打倒军阀国民党,何愁天下唔太平。
  小歌仙清脆悦耳的山歌还回响在耳际,范阳春就带着对反动派刻骨的仇恨,带着为小歌仙“报仇”的心愿,带着“我是毛委员的学生”的感觉,在他17岁那一年,终于走出了大山,参加了革命。一开始,范阳春想参加工会,但是因为他的年纪不大,经过组织上的安排,他参加了青年的工作,并在193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责任编辑:苏红网)
关于苏红网 | 联系我们 | 商务合作 | 投稿邮箱 | 网站招聘 | 友情链接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站内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主管单位:中央苏区红色旅游联盟 © 2008—2013 苏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