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苏红网 > 红色记忆 > 独家揭秘 >

毛泽东19岁侄子毛楚雄被杀之谜

2014-01-25  本文来源于苏红网   订阅《红星报》 | 向苏红网投稿
毛楚雄,毛泽覃与周文楠的儿子,毛泽东的侄儿。1946年8月,随张文津、吴祖贻赴西安同国民党谈判,途经宁陕县江口,被国民党胡宗南部杀害,当时毛楚雄才19岁。

  毛楚雄,毛泽覃与周文楠的儿子,毛泽东的侄儿。1927年生于长沙,1945年8月参加新四军,随部队转战四方。1946年6月29日,参加中原突围,随三五九旅自湖北大悟县宣化店出发,经湖北、河南等地到达陕南。1946年8月,随张文津、吴祖贻赴西安同国民党谈判,途经宁陕县江口,被国民党胡宗南部杀害,当时毛楚雄才19岁。

  对于这个事件的详细过程,一直谜团重重。1984年初,中原部队和谈代表被害案联合调查组成立。调查组成员爬山涉水,深入城乡走访当事人近千人次,召开各类座谈会数百场次,查阅档案史料数千卷册,经过近两年的艰苦调查,终于解开了这段尘封40年的谜案。

  谜案缘起镇安县,为和谈勇赴“鸿门宴”

  雨后的镇安县城,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白色雾霭中。数十年前的历史谜案,就是从陕西南部这座小城发端的。

  1946年夏,蒋介石一再破坏国共双方达成的《停战协定》和军调部第九执行小组及第三十二执行小组调停的一系列协议,先后调集30多万兵力,构筑6000多座碉堡,妄图围歼我中原军区6万多名指战员。

  6月26日拂晓,国民党军分4路悍然对我中原军区部队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内战爆发。当晚,我中原军区主力按照党中央预先批准的计划,秘密、神速、巧妙地行动,出敌不意,从宣化店分路实施突围。

  我北路突围部队冲破敌人3次包围,继续大踏步进军豫西南平原。国民党当局恼羞成怒,其发言人反诬陷我中原部队在向“国军”进攻。为此,在7月7日的突围西进战斗中,李先念司令员就国民党军围歼我中原部队一事发表声明,在列举国民党违反“和平协议”和向我中原部队进攻的大量事实后,再次重申了中原部队的和平诚意,并要求驻武汉的第九小组及宣化店第三十二小组立即赶赴前线,让国民党军队停止一切冲袭及追击、堵截、清剿等行动。

  但是,国民党军对李先念的声明置若罔闻,继续大肆围剿我中原突围部队。我军渡过唐河、白河和丹江后,国民党军见企图围歼我军于丹江一带的计划落空,只好于7月15日让第九执行小组与第三十二执行小组相继给李先念发出两封信,内容大体一致:务请李先念司令员接到此信后,与第九执行小组代表取得联络,并派全权负责之高级官员前住会谈,为“和平”作最后努力。

  为分散敌人的追堵兵力,当时我北路突围部队已兵分两路向西挺进。李先念率中原局、中原军区机关及第十三旅、十五旅四十五团为左路,经南化塘、漫川关一线向宁陕方向前进;王震率第三五九旅、干部旅为右路,取道荆紫关、山阳向镇安、柞水前进。他们决定一边突围,一边伺机派出和谈代表。

  7月16日,军调部第三十二执行小组由老河口坐吉普车紧跟我军。17日,他们到达河南南阳,这时我军已到了荆紫关、南化塘一带。18日,他们到了西峡口,我军又绕行到了南化塘的秦家漫。因此,他们不得不于19日赶到龙驹寨,给留在老河口的第九执行小组火速发电报,要他们21日下午用飞机再次向我军投函,声称:“此次为和平最后一次尝试,如24日仍不能与贵司令代表取得联络,则第九执行小组及第三十二小组于25日赴西安,3日后即赴北平请示。”

  针对国民党当局一再玩弄的反革命两面手法,王震将军在率部攻克镇安县城后,为了表示我军的和谈诚意,进一步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假和谈真内战的阴谋,便一面电告李先念等同志和中共中央,一面派随右路部队行动的军调部汉口第九执行小组我方代表张文津(干部旅旅长,对国民党公开身份是我军上校参谋)、吴祖贻(干部旅政治部主任,改名吴毅)、毛楚雄(中原军区干部,作为张文津的警卫员,改名李信生)作为中原解放军的谈判代表,赴西安进行谈判。

  不料,3人在途中被国民党军队无理扣押。王震得悉后即电告中央,时在南京的周恩来和在北平军调部的我方委员叶剑英,分别向国民党当局提出了强烈抗议。8月21日,延安《解放日报》以《蒋方阻我与第九小组联络,李先念将军代表被扣》醒目标题在头版刊登了新华社的消息,对事件公开揭露。中共在国统区的公开报纸《新华日报》也于8月23日刊登了新华社的消息。对此,国民党当局却矢口否认。

  这张发黄的旧报纸,在调查组同志们的手中不知传阅了多少遍了。然而,在庄重严肃的研究侦破方案的案情分析会上,调查组负责人还是把这张1946年8月23日《新华日报》上的一则新闻认认真真进行宣读和分析。新闻内容如下:

  李先念将军代表被胡宗南部扣押,中共代表团向国方抗议

  (延安二十一日电)李先念将军代表张文津等三人,日前由驻地赶赴西安,与第九执行小组商洽具体执行老河口临时协议,讵料行经镇安县之地区时,突被国方胡宗南部扣押,迄今生死不明。国方此举为欲隔绝李先念部与第九小组之联络,以便破坏中原停战协议,实行其追击与歼灭中原部队的计划。对张文津等被国方无理扣压事,南京中共代表团周恩来将军与北平执行部叶剑英委员早已向国方提出严重抗议。

  数十年来,张文津、毛楚雄等3人一直下落不明,成了悬在中共历史上一个迟迟解不了的谜案。现在,解开谜案的重任,沉甸甸地压在了联合调查组的身上。

  接到任务后,调查组立即前往谜案的发端地——陕西省镇安县。经过紧张、细致的内查外调,终于查清:王震将军率右路部队撤出镇安县城后,于1946年8月7日西进,行经镇安县杨泗乡杨泗庙地区时,派张文津、毛楚雄等离开部队,公开去西安谈判。因此,查清8月7日以后他们的行踪,是揭开谜案的关键所在。

  石灰窑的三具男尸,是历史偶然还是巧合?

  在镇安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调查组对王震所部在镇安县的小股人员活动情况及牺牲人员的地点进行了大规模普查。其中,镇安县文家乡朱家沟一口石灰窑里发现的3具无名男尸,是最重要的线索。

  调查组围绕“石灰窑遗尸案”深入调查,终于查明了杀人凶手。然而,杀人凶手殷克明、陈尤均已分别于1951年、1953年被人民政府判了死刑,予以镇压。另一个凶手汪功富也于解放初畏罪自杀了。至于3具男尸的身份,仍然是个历史谜案。

(责任编辑:林小琼)
关于苏红网 | 联系我们 | 商务合作 | 投稿邮箱 | 网站招聘 | 友情链接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站内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主管单位:中央苏区红色旅游联盟 © 2008—2013 苏红网